加拿大华人环保协会 CCEA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最新报告描绘地球“凄惨景象”:100万个物种正遭受灭绝威胁 ...

2019-5-7 09:43| 发布者: kylelong| 查看: 131| 评论: 0

摘要: 一份迄今为止“最全面的评估报告”描绘了地球前所未有的凄惨景象!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6日报道,一份由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(IPBES)当日发布的报告显示,如今在全世界800万个物种 ...


一份迄今为止“最全面的评估报告”描绘了地球前所未有的凄惨景象!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6日报道,一份由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(IPBES)当日发布的报告显示,如今在全世界800万个物种中有100万个正因人类而遭受灭绝威胁,全球物种灭绝的“平均速度已经数万倍于千万年前”。


  美国《赫芬邮报》6日报道称,这份1800页的报告是近500名科学家3年的研究成果,范围涵盖从浮游生物到鱼类、蜜蜂、珊瑚、森林、蛙类和昆虫等在内的各种专项研究领域。报告显示,日渐缩小的栖息地、自然资源过度开采、气候变化和污染是地球物种损失的主因,这些因素正在威胁全世界40%以上的两栖类动物、33%的珊瑚礁和1/3以上的海洋哺乳动物,它们都面临灭绝风险。“所有物种赖以生存的生态系统正以史无前例的速度恶化,”IPBES主席罗伯特·沃森表示。不过,好消息是,该报告的概要已经获得132个国家政府的认可,“他们知道问题所在,如今我们需要采取行动。”沃森说。


  该报告称,人类是破坏地球生物多样性的“元凶”之一,自工业化以来,人类已改变地球75%的土地和66%的海洋生态环境,人口增长和需求上升造成了灾难般的影响。过去50年来,全世界人口增长一倍以上,从37亿增至76亿,人均GDP已增至此前的4倍。如今,全世界1/3以上的土地和75%的淡水正被用于农作物种植和牲畜饲养。


  在该报告发布的同时,世界各国也正为改善生存环境努力。报道称,明年将有两场关于生态健康的峰会举行,一是中国将主办联合国《生物多样性公约》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以设定未来20年新目标,二是巴黎气候协定签署国将重新修订全球变暖幅度的承诺。


地球正经历着第六次生物大灭绝,这句话绝非危言耸听

图片:Martin Vavřík / CC BY

如何看待新闻「禾花雀升级为『极危』:从无危被吃到快灭绝,13 年四调评级」?

黄胸鹀仅仅是濒危物种的冰山一角!

每次去北京的麋鹿苑,我都会在一个地方静默很久,这个地方就是世界灭绝动物墓地的多米诺骨牌,上面印刻着已经灭绝的动物,并记载灭绝的年代:渡渡鸟(1681)、大海雀(1844)、福岛胡狼(1876)、旅鸽(1914)、墨西哥灰熊(1964)、里海虎(1980)、台湾云豹(1983)……

在灭绝物种的末尾,有一只人类的大手,挡住了“墓碑”的倒塌。背后竖立着现今存在,但已濒危的物种,最后的两个墓碑分别是人类和鼠类。

黄胸鹀的悲剧

黄胸鹀(Yellow-breasted Bunting,Emberiza aureola),属于雀形目鹀科,也就是俗称“禾花雀”。黄胸鹀体型长约 14-15cm,和麻雀一般大小。夏季繁殖于欧洲,俄罗斯以及中国北部,冬季不远千里往南方迁徙,到中国南部以及中南亚地区越冬。黄胸鹀繁殖季节为 5-7 月,喜欢在茂盛的草丛和和灌丛下筑巢,巢一般为碗状。一年繁殖一窝,每窝产卵 3-6 枚,雌雄一起共同育雏。

在 2004 年的一次报告中,黄胸鹀在欧洲的数量达到了 6-30 万只(BirdLife International,2004),2015 年的调查仅剩下 120-600 只(BirdLife International,2015)。一项研究通过对 237 个地点的数量分析,9 个地点长期监测,结果表明从 1980-2013 年,黄胸鹀的种群数量下降了 84.3-94.7%(Kamp et al.,2015)。2017 年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(IUCN)红色名录列为“极危”物种(BirdLife International,2017)。

黄胸鹀只是濒危物种的冰山一角,20 世纪以来,由人口的迅速增长,导对自然资源的过度利用,栖息地破坏和片段化,环境污染,入侵物种以及气候变化等原因造成了动植物种类和数量的锐减。“地球正经历着以人类破坏环境为主因的第六次生物大灭绝”,这句话并不是危言耸听。

2016 年 10 月世界自然基金会(WWF)发布了《地球生命力报告 2016》。用地球生命力指数(Living Planet Index,LPI),评估不同物种的种群变化趋势来测量全球物种生物多样性水平。该报告从 1970-2012 年,跟踪了全球 3706 个物种,包括哺乳动物、鸟类、爬行类、两栖类和鱼类等 14152 个种群的生存变化趋势。结果表明,全球物种的种群数量自 1970 年以来下降了 58%,而且目前没有减缓的迹象(WWF,2016)。

生物大灭绝指的是指大规模的短时间内的集群灭绝,从 5.4 亿年至今,地球已经经历了 5 次大的灭绝(Barnosky et al., 2011)。这几次大灭绝与地球环境的变化密切相关,可能的原因尚不清楚。该报告统计了从 1500 年到现在物种灭绝速率(灭绝物种数量 / 总的物种数 /100 年),发现自 1900 年以来,物种灭绝速率远比之前的年代快很多

该报告基于世界自然保护联盟(IUCN)红色名录,还用红色名录指数(The Red List Index,RLI)评估全球物种(鸟类、哺乳类、珊瑚类、爬行类和苏铁类)的变化趋势,红色名录指数降低表示濒危物种的数量增加。研究发现,从 1970 年到 2012 年,所有的类群濒危物种数量都在增加,并且珊瑚类灭绝的速率是最快的(WWF,2016)。

为全面评估中国野生脊椎动物濒危状况,根据 IUCN 濒危物种红色名录标准和 IUCN 区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标准,我国环境保护部联合中国科学院于 2013 年启动了《中国生物多样性红色名录 - 脊椎动物卷》编制工作。2015 年在国内科学家的努力下,编制了《中国脊椎动物红色名录》,更能体现国内脊椎动物的濒危情况(蒋志刚等,2016a)。

通过评估发现,所有的类群濒危物种都占了总数的 10%以上,其中两栖爬行类受到威胁的程度最为严重,两栖类已经达到了 43.1%,这些数据让人看了“惊心动魄”。

如果我们聚焦到和我们亲缘关系最近的灵长类物种,形势更加严峻。根据最新的灵长类学分类(2016 年 4 月),全世界灵长类包含 504 个物种,隶属 16 科 79 属。主要分布在新热带区域(171 种)、非洲(111 种)、马达加斯加(103 种)以及亚洲(119 种)。虽然遍布 90 多个国家,但 2/3 的灵长类集中分布于四个国家:巴西、马达加斯加、印度尼西亚和刚果民主共和国。约 60% 的灵长类物种因为人类活动而遭受灭绝威胁。全球 75% 的灵长类种群数量都在下降(Estrada et al., 2017)。

灭绝威胁的因素很多,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。75% 的灵长类受到农业发展导致其栖息地丧失的威胁、60% 的灵长类受到伐木木材生产的影响、31% 物种受到畜牧业发展的威胁、以及 60% 灵长类被狩猎和诱捕而直接致死(Estrada et al. ,2017)。

中国一共有 26 种灵长类动物,其中有 14 种被列为“极危”。我国的海南长臂猿(Hainan

Gibbon,Nomascus hainanus目前是全球 25 种最濒危的灵长类之一(Schwitzer et al. ,2017)。这个世界最濒危的灵长类名单由 IUCN 物种生存委员会灵长类专家组(PSG)、国际灵长类协会(IPS)和保护国际(CI)等国际上多个组织合作,每隔两年联合发布一次。

海南长臂猿只分布于我国的海南岛。成年雄性全身黑色,成年雌性毛发金黄,头顶有黑色斑块。1892 年被 Thomas 命名,上个世纪 50 年代,在海南岛上生活着超过 2000 只海南长臂猿。1989 年锐减到 21 只,分布在海南的霸王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。2003 年的种群调查显示,仅剩 13 只。经常多年的努力保护,最新的种群数量调查显示约 27 只长臂猿,共 4 群,每群数量分别为 5、7、10 和 3 只(Schwitzer et al., 2017)。

除此之外,有不少公众熟悉的物种,但正在灭绝边缘。

华南虎(South China Tiger,Panthera tigris amoyensis)是中国特有的虎亚种,曾经广泛分布于我国南方地区,20 世纪 50 年代估计华南虎的数量约 4000 余只,20 世纪 50-70 年代,曾经还被认为是“兽害”捕杀,30 年猎杀了 3000 多只。由于过度捕杀和栖息地丧失,1980 年以后,有几次专项调查,但是我国在野外再也没有发现华南虎的踪迹。目前仅剩下人工饲养的 100 余只。虽然这次评估,华南虎为“极危”等级,但是与灭绝其实就几步之遥(蒋志刚等,2016b;IUCN,2017)。

白鱀豚(Yangtze River Dolphin, Lipotes vexillifer)是分布于我国长江流域的淡水豚,1979 年对其数量考察,估算长江只有 400 头左右(周开亚,1982)。1986 年,种群数量少于 300 头,90 年代,少于 200 头。1997 年野外考察中仅发现 23 头,估计种群数量少于 50 头。1998 年考察只剩 7 头,估计种群数量少于 15 头。2006 年考察未发现白鳍豚,科学家认为白鳍豚“功能性灭绝”,即使少数白鱀豚个体存在,也不能保证种群成功繁衍。之后有零星的不是很确切的报道,只能说白鳍豚可能还存在,目前白鳍豚也是被列为“极危”等级(蒋志刚等,2016b;IUCN,2017)。

更多的物种在不知不觉中正在走向灭绝的路上。

冠麻鸭(Crested Shelduck,Tadorna cristata),迄今所知,冠麻鸭只有三个标本,一件(雌性)收藏于丹麦根本哈根动物博物馆,另外两件(一雌一雄)保存于日本东京山阶鸟类研究所。关于这种鸟类的生物学几乎是未知的,仅有日本黑天大道(Nagamcihi Koroda)对其进行描述,只能根据历史少量的资料推测这种鸭子可能在俄罗斯西伯利亚繁殖,冬季迁徙往日本和韩国越冬。

关于这种鸟最后的准确记录是 1964 年在俄罗斯的东南部的符拉迪沃斯托克(Vladivostok)观测到一雌一雄,我国东北有零星的不太确切的记录。这次国内未予评估,IUCN 定义为“极危”(IUCN,2017)。

褐头岭雀(Sillem's Mountain Finch,Carpodacus sillemi),荷兰探险家 Jérôme Alexander Sillem 和他的科考队在中国新疆西南部昆仑山海拔 5100 米左右区域采集到了两件(一件成鸟和一件雏鸟)岭雀属的标本,目前收藏于荷兰阿姆斯特丹动物博物馆。1992 年 Roselaar 对这两件标本进行详细比较研究之后,命名了一个新种,褐头岭雀。

之后褐头岭雀就销声匿迹了,直到 2012 年法国野生生物和自然摄影师 Yann Muzika 在青海海西的海拔 5000 米的野牛沟中拍摄到了其雄鸟和雌鸟,确认了该物种的有效性。2013 年同样在“野牛沟”这个地方再次拍摄到褐头岭雀,但是附近区域均没有其踪迹。目前对这个物种的了解也仅仅是观察,褐头岭雀分布于高海拔地区,和其他岭雀属的鸟类一样以植物性食物为主。具体繁殖、分布、数量等数据都是极少。这次国内和 IUCN 定义为“数据缺乏”,从极少的记录来看,这个物种的数量应该不是很多(IUCN,2017)。

当然,我们也要看到希望,自人类逐渐开始保护濒危动物,一些工作已经卓有成效。

麋鹿(Père David's Deer,Elaphurus davidianus),由于角似鹿,脸似马,蹄似牛,尾似驴,也被称为“四不像”。原产于中国长江中下游沼泽区域,后来由于自然环境变化和人为因素,在汉朝末期几乎绝种,为了供游猎,残存的麋鹿就被捕捉,进入皇家猎苑内饲养,在人工驯养状态下一代一代地繁衍。19 世纪只剩下南海子麋鹿苑的 200 多头麋鹿。1900 年,由于战争和自然灾害,麋鹿在中国本土消失。

1985 年,中、英两国合作开展了麋鹿再引入的项目。1985 年和 1986 年分别建立了北京南苑(22 头)、和江苏大丰(38 头)等迁地种群,后续又在湖北石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再引入。截止 2015 年底,已经在全国建立了 72 个迁地种群,种群数量达到了 4956 头。麋鹿的濒危等级由“野外灭绝”降为“极危”(IUCN,2017)。

朱鹮(Crested Ibis,Nipponia nippon)。朱鹮在 19 世纪广泛分布于东亚,数量众多。1660 年和 1730 年,日本曾经有人提议驱逐危害水田的朱鹮鸟群;1911 年朝鲜半岛曾经出现过上千只朱鹮。20 世纪中叶以来,由于环境污染、捕猎因素、食物以及栖息地破坏等原因,朱鹮的数量极度下降,中国于 1964 年在甘肃采集到 1 只标本以后,17 年期间都没有朱鹮的报道。日本 1934 年还有 100 只,1952 年仅剩下 32 只。1980 年,日本政府经过慎重考虑,将野外最后的 5 只野生朱鹮捕获,当时宣告野外灭绝。日本的人工朱鹮种群并不成功,朱鹮相继全部死亡。

中科院动物所刘荫增先生率领的科考队伍,历经三年,1981 年在陕西洋县重新发现了 7 只野生朱鹮,经过中国各级政府、科研人员、保护工作者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努力,在 2015 年的野生种群数量已经超过 1300 只。朱鹮也从经历了从“极危”-“野外灭绝”-“极危”-“濒危”的过程。关于朱鹮的更多故事可以查看我们之前的文章:

【特别片】朱鹮“小明”求爱记

你不知道的朱鹮的十个冷知识

为啥朱鹮喜欢和白鹭待在一起

这些濒危物种数量的恢复无疑是振奋人心的,也让我们看到了希望,但是我们需要意识到,濒危物种的保护形势严峻,任重道远。

我们作为公众应该怎样去保护这些濒危的野生物种呢?

1. 了解这些濒危动物。只有了解了动物,我们才会慢慢产生共鸣。珍妮·古道尔曾经说过:“惟有了解,我们才会关心;惟有关心,我们才会行动;惟有行动,生命才有希望”。我们的公众号“小叶叔叔的鸟袋”,也致力于这方面的科普工作。通过分享动物世界中新奇有趣的研究,与您一起了解多彩的生命。

2.了解这些动物濒危的原因。很多濒危动物数量下降和环境是密切相关的,这么多物种数量的下降也意味着我们所处的环境正在不断变坏,我们也是属于环境中的一部分。在部分地区,我们已经能体会环境变化给我们带来了不利的影响,比如最明显的雾霾。

3. 不吃野生动物,不买卖野生动物。野生动物其实有很多未知的细菌和病毒,任意捕杀野生动物进行食用其实也蕴藏着极大的风险。“没有买卖,就没有杀戮”,很多野生动物贸易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物种灭绝的速率,拒绝野生动物贸易。

4. 参与相关的志愿者活动。在了解这些濒危物种的知识动物以及这些动物濒危的原因之后,有足够能力的人们可以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参与保护。参与很多公益组织的活动,资金资助等等。国内外现在很多机构都在努力,国际组织如:世界自然基金会(WWF),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(WCS),大自然保护协会(TNC),根与芽;国内的很多公益组织如:山水自然保护中心、自然之友、猫盟,云山保护等等。

5. 举报伤害、偷猎野生动物的行为。各地都有林业相关部门,比如林业局,野生动物救助中心,遇到偷猎,伤害野生动物的事件,可以进行举报。比如: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 010-89496118;北京猛禽救助中心 010-62205666。

“惟有了解,才会关心;惟有关心,才会行动;惟有行动,生命才有希望”。

2018 年,让我们一起携手带给濒危物种生存的希望!

参考文献: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返回顶部